2012年7月19日星期四

12.7.20


大半夜睡不着,总感觉很多东西说不出来就要死掉,还以为会永远的带到棺材里。曾经卖力的鼓吹着周围人应该这样那样的生活,貌似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为他人指明一条更光明的路,摆出一个似乎很高瞻远瞩的姿态以为能救世。之后,我欣慰的看着周围人匆匆找到了方向走过,我不想走了。感觉说不上是疲惫,只是一种强烈的厌倦。开始怀疑,和猜测生活的意义,却发现生活本身就失去了意义。厌倦了生活的一切,混吃等死的混完每一天,我明白该怎么做,但我真的不想做,做不下去了。就像大陆尽收眼底,就失去了旅行的兴趣。付出没有兑现,曾经的优势也用力挥霍得荡然无存,一切都在虚无中撑着虚妄的影子,过着自己都不知道如何更假的生活,真不如去死。总在错过里懊悔,在痛苦中沉沦,对鼓励他人乐此不疲,心知肚明自己生活早已失控。我眼睁睁的看着从纯良到扭曲仇恨的过程,似乎还在享受这种变态的快感,享受着自残与自毁,so disgusting。我并非痴狂的喜欢重金属,只是因为那里的嘈杂,可以让我的心里彻底什么都不想,只有宣泄。在那些短暂的噪声中,释放作为牲畜一般最原始的欲望,对撒旦顶礼膜拜,好像《魔鬼史》里还把他称作魔鬼崇拜,真是有趣。我毫不理解现如今周围的人和从前的我那种活下去的动力从何而来,不想走,不想动,就像一具死尸一般静静在垃圾场腐烂,最后化为飞灰,结束这样玩笑一般的生活。一切都去死吧!统统都去死!Fuck the world!